药品“零差率”创造的世界奇迹-澳门永利赌场网上娱乐-Online Casino

澳门永利赌场网上娱乐

药品“零差率”创造的世界奇迹

发布时间:2019-05-13 08:36:47  阅读量:1656

作者:莫计划  来源:凯迪

核心提示:零差率推出以来,药价虚高,回扣泛滥等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反而愈演愈烈;降低药品费用、减少卫生财政支出的目的也没有实现。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通常好的事情大家会热情歌颂,坏的事情会严词批判,然而,有一个政策已经造成了无可估量的损失,媒体却在天天颂扬它的好处,简直匪夷所思!

这个政策就是零差率!

零差率实施以来,患者就医负担不断加重、医保资金浪费惊人,让既得利益群体赚得盆满钵满,让国家蒙受巨大损失,但在有关部门大肆宣传之下,零差率被誉为“体现公益性”、“破除逐利性”的好政策。不得不说,“零差率”创造了一个世界奇迹!

什么是零差率呢?即公立医疗机构按药品中标价购进并售与患者,平进平出。

零差率的提出是基于2006年强制执行的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销售在中标价基础上顺价加价不超过15%的政策,至2009年,有关部门认为顺加15%违背公立医院“公益性、不能逐利”,后取消15%药品加成推行零差率。然而,无论是顺加15%还是零差率在本质上完全一致,都为差价率管制,只不过前者为15,后者为0。有关部门企图通过限制(顺加15%)或禁止(零差率)医院逐利,来解决长期以来的药价虚高、回扣泛滥、药费不断上升等一系列问题。

然而,现实情况如何呢?零差率推出以来,药价虚高,回扣泛滥等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反而愈演愈烈;降低药品费用、减少卫生财政支出的目的也没有实现。

一、零差率后老百姓的医药费用并没有减少

图1:2009-2017年全国人均卫生费用(元)

1.jpg

据卫生统计年鉴,2009年以来我国人均卫生费用逐年递增,人均卫生费用由2009年的1314.4元逐年上升到2017年的3783.8元,9年间人均费用增长了2400多元,期间整体增长188%,年均增幅高达23%,涨幅惊人!

二、零差率后药价虚高、回扣泛滥的问题并没有解决

零差率政策推行以来,药价虚高、回扣泛滥的问题并没有解决。2009年零差率政策推出以来,医院药品价格虚高,医生收取回扣的事件时常在电视和网络上出现,仅央视、新华社的报道:2010年,芦笋片中标价虚高1300%,回扣占药价40%;2011年,葛兰素史克贿赂门,2013年,漳州医疗腐败案,2016年,上海、湖南6家大型公立医院药品中标价虚高600%-1000%...... 

三、零差率后因病致贫并没有减少

据环球在线数据统计,2013年我国贫困人口中,因病致贫的占比为37.8%,而到了2016年贫困人口中,我国因病致贫占比已经上升到了44.1%,涉及700多万人;而在某些不发达县域,因病致贫的占比高达60%。对于中国人来说,一旦罹患重大疾病,全家卖房筹集医疗资金并不罕见,网上经常看到类似的报道,验证了那句俗语“一人得病,全家一夜回到解放前”,巨额的医疗费用,特别是重大疾病,是老百姓肩上最沉重的负担。而零差率政策实施的这些年,我国贫困人口中因病致贫的占比变不仅没有减低,反而升高。

上述事实已经表明,零差率不能解决长期以来的药价虚高、回扣泛滥等一系列问题,也起不到降低药费、减少卫生财政费用支出的作用。

为什么会如此呢?

事实上,零差率和顺价加价15%在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差价率管制政策;而长期以来的药价虚高、回扣泛滥等一系列问题的根源恰恰是当前有关部门推行的差价率管制政策和药品集中招标采购。

先说差价率管制。

图2:顺价加价15%和零差率下的药价构成

2.jpg

从上图可以看出,零差率和顺加15%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差价率管制,只不过一个差价率为0,一个差价率为15%。零差率下虽然药品15%加成取消了,但占比66%的地下交易费用依旧没有改变,即没有改变当前药品的地下利益格局。

差价率管制政策(顺加15%和零差率)的实施,一方面,使得药企无法以降价让利这种公开的手段来竞争交易机会和市场份额,就不得不选择隐性让利的方式(回扣);另一方面使得医疗机构失去了采购和使用低价产品的积极性——价格越高的产品,暗中回扣的空间越大(医生的处方行为决定着药品的销量)。因此,有关部门推行差价率管制的结果必然是“价格虚高有回扣的药品,淘汰价格合理无回扣的药品”。

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逐利是市场主体从事经济活动的主要目的,逐利是人的本性。药品差价率管制限制或者禁止逐利违背了基本的经济规律和人性。人类社会的发展历史证明,任何限制、禁止逐利的措施都不可能消灭人类的“逐利”本性,只可能倒逼人们以扭曲的方式逐利,结果反而增加制度性交易成本,让社会更加腐败和黑暗。

再谈集中招标采购。

当前,我国公立医疗机构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实则为“行政定价”,因为有关部门既不掌握药品采购的资金,也不采购和使用药品,因此其主导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就变成“只管价格、不管采购”的行政定价。然而,竞争是市场经济的本质和灵魂,药企作为市场主体相互之间竞争不可避免,且价格是企业之间最主要的竞争手段。有关部门以集中采购的名义进行“行政定价”的结果:一方面使得药企在向医疗机构销售药品时无法开展公开的价格竞争,不能在明面上讨价还价,不得不开展隐性的交易竞争,在地下讨价还价;另一方面,使得医疗机构在采购和使用药品时完全不用承担价格虚高的责任,可以放心的根据价格之外的回扣选择和使用药品,因为药价是有政府集中招标采购背书的。政府主导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结果是“价格虚高有回扣的药品,淘汰价格合理无回扣的药品”,倒逼药厂及其代理商开展 “高定价、大回扣”的隐性交易竞争。

在有关部门推行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和差价率管制政策下,药品市场正常的竞争体系被破坏,药企竞争结果是“价格虚高有回扣的药品,淘汰价格合理无回扣的药品”,药品的竞争核心因素不是正常市场条件下价格的竞争,而是回扣的竞争,出现了“谁的药品供货价格高、回扣空间大,谁的药就卖得好”的荒谬现象,而药企要想不被淘汰,就只有“高定价、大回扣”这一条路可走。

因此,药价虚高、回扣泛滥等一系列问题根本上说都是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和差价率管制这两项不当管制政策叠加作用的结果,有关部门把不当管制造成的恶果当成进一步加强管制的理由,推出零差率,然而零差率政策的推行使得这些问题进一步加深。

我们不禁要问,零差率政策有如此的危害,也解决不了医改以来的一系列问题,为什么有关部门还要极力推行呢?

一、零差率保护了药品地下利益体系

在有关部门推行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和差价率管制政策下,医院药品购销从出厂到入院直至销售给患者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地下市场化”体系,其中的地下利益链不但包括医生,还包括有关部门官员、医院院长、科室主任、医药代表等等。“地下市场化”利益体系及基本行情(以中标价为基数),大体如下:

当前药价的各项成本占比中,公开的成本仅占34%(其中制造商成本及利润占27%、流通商成本及利润占7%),地下成本占到66%(其中医生回扣占35%,医院关系维护3%、公关招标机构3%、统方费用均占3%,过票洗钱占12%,医药代表提成约10%)。

零差率政策具有极大的欺骗性,零差率政策表面上为“平进平出”,老百姓的感觉是医院药品没有加价,没有赚钱,欺骗了老百姓,还获得患者的拥护和支持,使得药品的地下利益体系运营阻力更少。

二、零差率使得有关部门的权力扩大,寻租更方便

在药品招标政策下,有关部门已经牢牢掌握了药品的招标权和定价权,在上表中,公关有关部门的费用占3%,以每年1.5万亿的药品市场规模计算,每年的公关费用高达近450亿元,即使分摊到每个省也有15亿之多。而零差率后,医院药品不能加成,政府为弥补医院利润的减少,维护医院正常运营,加大了对医院的财政补助,全国每年医院财政补助也高达300亿之多,而此时医院财政的补款权又到了有关部门的手中,零差率使得有关部门手中的权力扩大。事实上,零差率政策下,医院的利益没有受损,医生因为地下的回扣体系得利,这仅仅是有关部门获得财政拨款权的借口,有关部门推行零差率欺骗了党中央、欺骗了国家,每年近万亿的医疗财政投入都大了水漂。

三、院长医生等利益相关体也愿意推行零差率

医院院长、医生都是药品地下利益体系的受益者,不会阻碍零差率的推行。一方面,医生、院长都通过药品地下体系获得了好处,医生有巨额回扣、院长有药企的公关费用;另一方面,在零差率下,医院可以堂而皇之的采购高价药品,面对虚高药价的质疑,医院有足够的借口“药品价格使招标定的,零差率下医院药品平进平出,没有赚钱”,零差率成了医院回应药价虚高的借口。政府不仅为医院高价药背书,每年还要给医院大量财政拨款,出了钱出了力,最后成了药品虚高药价的“背锅侠”,严重损害政府信誉,简直是“吃亏不讨好”。零差率的政策荒唐至极。

“零差率”导致药价虚高、回扣泛滥等一系列问题,使得老百姓苦不堪言,而有关部门及其相关利益团体则在零差率下,一方面收受好处、获得巨额利益,一方面打着破除“以药养医”“破除逐利机制”的幌子博取好名声和政绩,实现名利双收。特别是一些媒体还不明所以、推波助澜,为零差率政策“歌功颂德”,不断宣传零差率政策的“好处”,荒谬至极! 

零差率政策完全是有关部门为了一己私利而致国家和普通民众利益于不顾的一场彻彻底底的骗局,它欺骗、坑害了所有人,上至领导、下至普通百姓,但上至庙堂、下至江湖都为零差率站台,不得不说是一项绝无仅有的世界奇迹!



恒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医药慧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 意见与建议 | 版权声明 粤ICP备14040283号-1
医药慧
网站地图